三大航半年亏损166亿!那“随心飞”还会有吗?

2021-09-03 来源: 弘讯旅游快讯

  亏损166亿元,这是2021年上半年三大航交还的成绩单。航司仍在亏损,但幅度比起去年已在收窄。只是航旅业究竟何时飞出有阴霾,目前还难言乐观。

  三大航半年亏损166亿元

  随着东航发布2021年中期业绩,国有三大航上半年业绩浮出水面。上半年,东航、南航和国航分别亏损52.08亿元、46.88亿元以及67.8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大航百亿亏损之外,却有三家上市航司实现盈利,其中吉祥航空归股净利润1.02亿元,华夏航空、春秋航空分别实现净利润0.12亿元和0.1亿元。

  巨头都在亏,三家小航司为何可以“小而美”?

  对此,民航专家綦琦回应,实现盈利的几家航司体量小,停飞的宽体机少,国际航线少,不受疫情影响较小,而三大航要顾及国内国际航线,资源配置有所不同。“如果双方有相近的资源配置,相信三大航的财务报表也会有很大提升。”

  半年报表明,三大航营业收入共1239.5亿元,均构建正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66.82亿元,亏损较上年同期均缩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共为235.2亿元,均实现现金流向正增长。

  其中,南航营业收入分列第一,为515.76亿元,同比快速增长32.37%。南航回应,营业收入变动主要为报告期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和中国民航衰退回落态势良好,旅客上下班意愿增加,航空运输量增加。

  东航营业收入增幅最大,营业收入为347.1亿元,同比增长38.13%。净利润上,南航亏损最少,为46.88亿元,亏损同比减少42.65%。现金流量净额上,东航现金流向净额最多,为82.69亿元。

  下半年,能否飞出有阴霾?

  三大航为何不会出现上百亿亏损?綦琦分析称之为,疫情仍是造成航司亏损的最大原因。“首先是号召就地过年声援,春运客流量大减半;国际航班恢复受限;再加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航司的防疫投入也在减少,多种因素变换造成亏损。”

  春运是民航客运传统旺季,但今年却尤为惨淡。交通运输部数据统计资料表明,春运40天里民航发送到旅客3539.8万人次,比2019年下降51.5%,比2020年下降69.7%。

  客运量骤减,航司客座率明显下降。运营数据显示,2月份,三家航空公司的客座率均不足65%,其中东航低于,为61.52%;国航次之,为61.6%;南航相对较好,为64.77%。

  熬过一季度,二季度沦为民航业的“小阳春”。

  随着疫情形势好转,加上清明节、劳动节、端午节三个假期,人们被压制的上下班需求获得集中于释放。五一小长假,机票预订出现“量价齐升”局面,甚至超过2019年水平,航空公司业绩也明显转好。

  这个“小阳春”并没有持续太久。暑运是民航业第二个高峰期,但以南京禄口机场为源头的疫情蔓延至全国多个省份,民航暑运仅持续半个月左右便提前结束。

  下半年,民航业能否飞出有阴霾?綦琦认为不确定性较大。

  “今年上半年各航司业绩比较平稳,但疫情变化对业绩影响很大,考虑到去年同期的情况,今年冬季疫情声浪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因此,对下半年民航业完全恢复情况不太乐观。”

  “随心飞”,还不会有吗?

  总结2020年的民航业,“随心飞”类产品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词,花几千元就能在依照一定规则无限次乘坐飞机,如此优惠力度让“随心飞”产品一票难求。

  2021年,随心飞类产品大大减少,下半年几乎销声匿迹。其中一个原因在于,旅客上下班意愿有所提升,为增进消费发售的随心飞逐渐丧失了意义。

  上半年,南航客座率最低为73.68%,去年同期为67.51%;国航客座率为70.61%,同比增长3.16%;东航客座率为70.80%,去年同期为66.71%。二者对比,2021年上半年客座率水平稳中有微增。

  綦琦同时指出,“随心飞”类产品脱离定价规律,不具备可持续性。

  “在去年疫情突袭的大背景下,‘随心飞’产品起到了促进行业衰退的起到,但也不存在消费者滋扰多、不公平竞争等问题。据我了解,今年监管方面对‘随心飞’产品进行了纠偏,总的来说,‘随心飞’不可持续,消失也在情理之中。”

  没了“随心飞”,但航司的辅助营收手段一点不少。东航上半年推展替代性座位、预付费行李、贵宾室优享等辅营产品;在航旅领域,针对有所不同客户购票市场需求,发售“前程万里”、“引荐人计划”等产品,6月初前程万里D30版本宣布售罄。

  南航上线“双城旅行”航线套票,缩短限于期限、具体客群定位;国航发售敬老权益卡,比起之前青春权益卡优惠力度更大,切分出新的细分群体,在权益和规则设置上也更有诚恳。


上一页:​都江堰到底是谁设计的

下一页:当“金多多”遇见“兵多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