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游小团当道 私家团平均3.3人

2019-10-17 来源: 弘讯旅游快讯

重庆商报-春节游小团当道 私家团平均3.3人

回归家庭、注重私密成为跟团旅游新趋势。根据携程旅行网的最新报告显示,今年春节旅游从大团变小团,平均只有3.3个人的“私家团”,游客量翻倍。对于想趁春节团聚一起促进家庭关系的人来说,这种单独成团的旅游产品也正合适。几十年来习惯跟陌生人组成大团队旅游的旅游者变成“小团化”,注重私密、回归家庭成为趋势。

私家团增长最高240%

在上海工作的周女士今年春节做了一个决定,接东北的父母和山东的公婆一起去安徽黄山旅游过大年。之所以选择旅游过年是因为她和丈夫谁也不愿意去对方老家过年。“过年就是图个团团圆圆,可每年提前两个月就开始苦恼去谁家,每到这个时候家庭氛围都很紧张。”周女士告诉记者,今年她从开旅游门店的大学同学那里得知了一个新的模式——“私家团”,可以一家人独立成团,专车专导,时间灵活也不用花心思做攻略查线路。她在携程上报了一个安徽私家团旅游过年。“不用跟着大团队跑,也不需要辛苦自助游,这条产品去南屏徽州农家体验坐火桶、贴对子、古刹祈福、打食桃、做农家年夜饭,年味十足,一家人在旅程中团团圆圆过大年。”

携程发布的“2018年私家团旅游趋势报告”也可看出这一趋势。数据显示,2018年通过携程平台报名私家团的增长率达到150%,而境外私家团的参团数则更高,已经达到240%。2019年春节,选择私家团的人数已经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以上。

能充分享受家庭氛围

“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正是私家团产品的目标客户群体。一家几口独立成团,享受一部车子一名专属导游,24小时的客服咨询服务,还可根据客人需求灵活调整出发时间和景点观光顺序。多数游客点评表示,之所以选择价格偏贵的私家团,就是看重产品不受陌生人打扰的属性,要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充分享受家庭氛围。

“平均订单人数可以看出,大团变小团的趋势非常明显。”携程跟团游专家分析,出境私家团平均一张订单的人数是3.3人,国内私家团平均订单人数是3.7人。相比以前多达三四十人的出境旅游团,私家团人数只有十分之一。

携程北海道私家团的导游徐鸿鹏介绍,近两年他所接待的中国游客主要以包车小团、私家团为主,在他看来近乎六成中国游客都是互相认识的人自成一团,私家团一辆阿尔法车最多可容纳9人,有时是两个亲子家庭拼团,这样价格能更优惠些。

携程旅游数据显示,亲子、情侣和带爸妈出游群体更偏爱选择私家团。其中,亲子占比最高,为43%,情侣居其次,为24%;带爸妈出游占比10%。

哪些游客愿意选择私家团

携程2018年数据显示,私家团客群以有娃多金的70后、80后为主力人群,分别占比27%、19%,出游品质高、带娃方便省心、私密性是他们选择私家团的主要原因。而“懒人经济”也带动了90后、00后不爱操心的年轻一族,报名私家团的占比均超过相应人群在跟团游中的占比。

1995年的小李和女朋友在携程平台报名了春节日本北海道6日私家团,据小李讲,和陌生人话不投机半句多,想要灵活安排游览时间,疲于扎堆在攻略游记中是他选择私家团的主要原因。“和女朋友明年就打算结婚了,今年春节不打算回家过年,想利用假期两个人好好甜蜜一下。私家团可以两人成团,我们平时工作忙,没时间自己做攻略,感觉报个团却享受了全套的定制服务一样,独立司机独立导游,全程讲解比自由行有意思。”

费用比常规跟团高两三成

携程出境游负责人肖吟元表示,由于私家团的机票、酒店、车导、地接要针对小团队进行安排,团费一般比常规跟团游高两三成左右。2018年出境私家团的人均预订花费为9678元,最贵的一单是一对情侣去欧洲4国度蜜月,人均花费65500元。

最喜爱出境私家团的游客都来自哪里?携程数据显示,2018年出境私家团的十大出发城市为上海、北京、广州、南京、杭州、深圳、天津、重庆、成都、武汉。成都游客最壕,人均花费10538元,紧随其后的是北京和重庆,分别花费10081元、10052元。

随着国人旅游消费观念的转变,近两年私家团在二三线城市逐渐流行开来。携程出境游数据显示,郑州、重庆、厦门、天津等“新一线”城市,报名私家团的人数同比增长已经达到400%以上,郑州增幅最高,同比增长658%。

出游热门目的地有哪些?

不同于跟团游,私家团出游热门目的地中,日本、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力压泰国成为人气王。携程数据显示,2018年国人最喜爱的十大境外私家团目的地依次为日本、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阿联酋、美国、泰国、柬埔寨、港澳连线、越南和毛里求斯。

除此之外,国内私家团也人气火爆。根据携程数据,2018年报名国内私家团的游客同比去年增长一倍。人均预订产品花费为4482元。

根据携程旅游数据显示,呼伦贝尔、丽江、桂林、西双版纳、腾冲、三亚、兰州、哈尔滨、厦门、稻城排名2018年最受游客喜爱的国内私家团目的地前十名。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郑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