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诗为证!在都江堰远眺雪山……

2021-11-18 来源: 弘讯旅游快讯

近年来,在成都(乃至整个成都平原)很多人对能看到雪山表示惊叹和好奇。

殊不知,古代人们在成都看雪山可谓家常便饭,对于在成都看雪山的事,也有较多的古诗词展开刻画,现代人最熟知的大概就是杜甫《绝句》中的“窗不含西岭千秋雪”了。这一句当然不是唯一的一句,也不是最早的一句。

而都江堰市是距离成都最近的公园城市,看见雪山的机会也更多,所以有关在都江堰看见雪山的古诗词也不少。当然,还有一些古诗词描写的是在其他地方看见都江堰的雪山。

北朝卢思道《蜀国弦》写道:“云浮玉垒夕,日映锦城朝”。玉垒山,即今茶坪山,绵延于绵竹、什邡、彭州、都江堰一带。这句诗不是说傍晚才能看见玉垒山上的浮云,早上才不会有阳光照耀成都,而是使用了互文的修辞手法,意思是说从早晨到傍晚,玉垒山上都有浮云飞舞,成都城中都有阳光照亮。“云浮玉垒夕”这一句,也被认为是杜甫诗“玉垒浮云变古今”的母本。

唐代杜甫《登临》诗中写到:“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逆古今。”“玉垒浮云”,正是杜甫在成都登临所闻。锦江两岸的春色,每年只要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经常出现,这是恒定的;而在一年中,春色是不会转变的。玉垒山上的浮云,从古至今都在变;而玉垒山上古时有浮云,今天有浮云,这是不变。不变中有变,变中有不变,这也算是一条深刻的哲理了。

北宋薛绍彭《云顶山》写道:“玉垒连金雁,西轩列阡畛。青城与岷峨,天际暮云隐。”金雁,指鸭子河-沱江。阡畛(qiān zhěn),田间小路。在云顶山上向西远眺,玉垒山通过鸭子河与沱江相连,西边平原上的田间小路历历在目,青城山与岷山和峨眉山,在天边的暮云中若隐若现。

南宋范成大《最高峰望雪山》:“大面峰头六月寒,神灯收谏晓云班。浮空忽涌三银阙,云是西天雪岭山。”这里所说的最高峰就是大面峰,也就是现在的赵公山。神灯,指山中磷火,传说为群山夜朝青城山的灯火。班,分离,前行。阙,宫殿。赵公山顶,即使是六月也让人感觉严寒,早晨,夜间的磷火已经点燃,云也已经前行,忽然看见空中好像出现了三座银白色的宫殿。其他人说道,那是西天的雪山。

南宋陆游在《登灌口庙东大楼观岷江雪山》中写道:“千年雪岭阑边出,万里云涛座下潜。”灌口庙,即今二王庙。岷江雪山,当为岷江边的雪山,此处应当是指汶川县的火烧杠,这也是在都江堰市区最更容易看到的“雪山”。阑,同“栏”,即栏杆。千秋积雪的雪山就经常出现在栏杆边,茫茫云海仿佛就在座位上漂浮。

陆游《青城县会饮何氏池亭赠谭德称》写道:“赤日黄尘行路难,青城县里得偷闲。十年去国恨霜鬓,六月登临望雪山。”赤日炎炎,黄土飞扬,行路艰苦,我回到青城县,偷得浮生半日闲。离开了故乡十年,真是我的鬓发已经斑白,这又何妨?我还可以在炎夏六月攀上高楼望雪山呢。后来陆游又写出了一首回想当年游览青城县的诗《郭氏山林十六詠飞雪》,其中写道:“我昔游青城,六月对雪山。”我当年游览青城县的时候,六月间都能看到雪山呢。

清代曾学传《鱼凫古城》写到:“湔山白雪渺,莽莽古王都。”鱼蚕古城在今温江区万春镇,湔山即茶坪山。很远的湔山上白雪皑皑,近处是辽阔的古鱼凫王的都城。

近代师表《满江红·大墓山》写道:“缥缈青城峰耸翠,苍茫皂水天连碧。”大墓山,即鱼凫王墓,在今温江区寿安镇境内。皂水,即金马河。高远隐约的青城诸峰青翠欲滴,广阔无边的金马河碧水与天相连。

近代吴芳吉《龙泉山顶远眺》写道:“风雨上龙泉,绝顶瞰诸天。益州平如掌,青城几点烟。”诸天,这里借指成都。顶着风雨上龙泉山,抵达山顶之后,雨过天晴了,可以看到成都。成都平原如手掌一样平缓,远处还可以看见青城山上的几缕青烟。

相比成都平原其他地方,都江堰其实看见雪山的机会更多,距离上更有优势,实为观山爱好者的发票胜地。

主管/中共都江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都江堰市融媒体中心

主编/赵龙魁

执行主编/赵红燕/严伟

责任编辑/徐伟伟/编辑/陈诚/文字/ 芈治林

部分图片/韦洪涛/曾岷

上一页:金寨养心游,格林东方酒店期待与你相遇

下一页:颐和园·中笛文化北京区行业交流会圆满落幕-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相关阅读